盧志文:做實踐的思考者和思考的實踐者

[ 時間:2020-05-14 20:27 | 作者:孫金鑫 | 責任編輯:李玉佩]

 


總校長 盧志文

 

  盧志文給人的最深印象有兩個:幽默與敬業。他的幽默是一種冷幽默,他人會心,而本人不笑。他的敬業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激情,也深藏,也外露。“博學,不誤子弟同人;敦品,不辱杏壇形象;躬行,不合世俗濁流”。他善于思考,崇尚實踐,用自己的智慧與激情,不懈地追求著教育的幸福境界,成就了一份讓人感動的民辦教育事業。他是目前擁有江蘇老牌重點中學寶應縣中學、百年老校寶應縣實驗小學、江蘇省示范初中淮安外國語學校和寶應縣實驗初級中學這4所學校、近萬名師生員工的翔宇教育集團的總校長。

 

選擇:為教育理想痛并成長著


  盧志文今年剛好40歲。在揚州市第五屆十大杰出青年中他雖說不算年輕,卻已有了較長的校長生涯。1994年,31歲時,他擔任了省重點中學淮安中學的副校長。1999年,他開始協助民營企業家王玉芬董事長創辦江蘇淮安外國語學校。之后,在江蘇寶應縣將原寶應縣中學、寶應縣實驗小學、寶應實驗初級中學3所公辦校成功改制,組建民辦翔宇教育集團,任集團總校長并兼任寶應縣中學校長。

  一個年輕的省重點中學的副校長,為什么會舍棄大好的政治發展前途,來到一所民辦校?盧志文坦然地回答:“我對淮安中學是有很深的感情的,那里有培養我支持我的領導、同事,有我喜歡的學生。但在民辦學校,我的教育理念能更好地得以實施,我可以專心地做事情、干事業,這里有壓力,但少壓抑。”盧志文所在的翔宇教育集團作為江蘇省新崛起的民辦教育實體,與貴族式民辦校截然不同,走致力創辦老百姓上得起的優質民校之路,以“硬件高標準,理念高品位,師資高保障,生源高質量,收費低價位”重新詮釋中國民辦學校新內涵。

 

教育實踐:提升教育品質


  盧志文在辦學實踐中始終將教育品質的提升放在首要的位置。到淮安外國語學校的第一天,他一夜沒睡,一口氣寫下了10條辦學理念。自翔宇創建至今,深得董事會信任的盧志文立足于地方的實際情況,以為地方提供優質教育服務為目的,矢志不渝地執行著他的辦學理念。他以三句話為學校定位:“現代學校的硬件設施,示范學校的辦學質量,平民接受的收費標準”;他用三句話向社會承諾:“視質量如生命,視家長為上帝,視學生若親子”;他將三句話定為校紀高壓線:“不接受家長宴請,不收受家長禮物,不利用家長辦事”。他撰文指出:“一些民辦學校‘門臉嚇人,名師誘人,收費驚人,進去誤人’,招生時虛假承諾騙家長,考試時降低要求哄學生,辦學思想不端正,結果自然受到市場無情的淘汰。應該說,民辦教育的品質提升,既是市場選擇的呼喚,也是自身發展的要求。”

  “品牌學校,要在‘創新’上求發展,在‘特色’上做文章,張揚學校個性,熔煉品牌精髓,依法治校,改革活校,科研興校,特色立校。”翔宇品牌建設的創想不僅在思考上,更在行動中。盧志文給集團定下的辦學宗旨是:“培養走向世界的現代中國人”;育人目標為“德智雙全、文理兼通、學創俱能、身心兩健”;在具體辦學實踐中,他卻時時要求自己“貼著地面行走”,自謂 “上天人地”。在學校改制最繁忙的日子,他竟然花了很大的精力抓起了禁止“隨地吐痰”這樣的末節。盧志文意識到,從身邊小事做起,是最切實的教育方式。他的《我的教育理想---- 翔宇人不隨地吐痰》一文,文情并茂,情理交織,讀后令人汗顏。“亂世要用重典”,他不搞罰款,但來了點“小題大做”。一旦發現有人隨地吐痰,立刻贈送提示條一張:“XX同學(同志):您在翔宇校園內隨地吐痰,您的名字將會出現在學校的公示櫥窗里,并入校史陳列室,F贈面紙一張,請您習用,再附短文一篇,勞您一讀。謝謝!”現在,盧志文自豪地說,全國那么多學校,只有我們敢宣稱所有翔宇人在任何地方永遠不隨地吐痰!

 

 人文管理:柔韌處有剛直


  在翔宇集團,人們常常為盧志文管理上的獨到之處而折服。他將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管理理念有機結合起來,要求學校中層干部做 “法家”,落實“制度第一”的管理理念;要求副校級干部做“儒家”,協調好學校人際關系,處理好各種矛盾;而他自己,則做“道家”,掌握大方向,把握大原則,放眼光,拿策略。盧志文認為,管理者不應當只有士思維或帥思維,上下一心,遠近同籌,內外并舉,剛柔相濟,手腦兼修,才能成就大事。他常說,校長要做“鬧鐘”——通過敲打自己去提醒別人;校長要做 “車胎”——受得了氣的才堅強。

  盧志文明確提出,學校領導者要會經營人心。集團先后出臺了《翔宇精神》、《翔宇教育集團辦學理念》、《翔宇教育集團員工宣言》等校園文化建設材料。這些文件中沒有刻板的一、二、三,而是散文詩一樣的對未來的憧憬,不談具體的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但卻指出了努力的大目標、大方向,鼓舞士氣,激蕩人心。盧志文幽默地說:“翔宇的員工最‘怕’'我和他談《員工宣言》,一聽到這個就‘傻’掉了,因為他自己就會對比著找出差距。”“我從不主張制度上‘墻’,因為那是做給別人看的。制度關鍵在落實,我們學校雖然墻上無制度,但是我們要求我們的教職工必須做到‘心中有制度’。尚方寶劍的妙處在于懸而不在于用。”

  人文關懷是盧氏管理中的一大特色。學校每兩周召開一次教職工例會,例會分5大板塊:一曰“藝術鑒賞”,二曰“道德建設”,三曰“科研論壇”,四曰“時政速遞”,五曰“校務工作”。為什么這樣安排?盧志文這樣解釋:對于一個人來說,有了品位提升,有了道德修養,有了理論武裝,再輔以開闊的胸襟,還有什么事情做不成呢?當教師沉浸在《天鵝湖》中的時候,他是不會去過分計較職稱評聘先后的。一名教師從外地學校剛剛調進翔宇,人事關系還沒有落實,就患上了胃癌。學校在一個星期內讓這位教師到上海最好的腫瘤醫院動了手術,盧志文在教工會上宣布這名教師為集團第一位終身員工,數萬元手術費由學校承擔。他的這一做法不只讓那位教師感動,也激勵了翔宇的所有員工。

  在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建立暢通有效的溝通渠道,是許多管理者的軟肋。除了傳統的交流手段外,與其他校長不同的是,網絡成了盧志文與師生交流的一個重要渠道。他不只是網友,還是版主。他的“管理論壇一一盧志文在線”在教育類論壇里己小有名氣,經常高朋滿座。在集團,盧志文有好些“蒙面”的朋友。師生們通過電子郵件給他寫信,并不署名或者干脆變著花樣用昵稱發帖子,沒有任何思想負擔,可以實話實說,可以大發牢騷,他也借此機會多了解了一些基層的情況。對于這樣的信,他總要仔細閱讀并認真回復。

  但是盧氏管理中也有剛性的原則。翔宇高付出低收費,沒有科學經營和剛性管理不能生存。盧志文對集團的效益有這樣的解說:

  1、機制出效益。翔宇集團拒絕“條子生”,除“特困生”外,該收的錢一分不少。他說,能搞到“條子”的,都是付得起錢的。

  2、規模出效益。改制后規模大了,干部反而少了,人員利用率高了。比如:寶應中學原來一個年級是8個班,現在是20個班。原來學校共有七八個校級領導,現在只有1個校長、2個副校長、1個校長助理。辦學規模擴大了,辦學的成本卻降低了,效益自然就出來了。

  3、節約出效益。一個錢瓣兩半用,無形的浪費是最大的浪費,有形的節約則是現實的效益。就拿發給教師的筆記本來說吧,有些學校直接到商場買,12.5元;民辦校到廠家批發,2.3元就可以搞定。如此一來,資金的利用率自然要高。

  盧志文主張“利出一孔”,“有所為,也有所不為”。一名負責后勤采購的員工為學校采購10只燈泡,批發價是0.6元1只,零售價是1.2元1只,開票的時候,讓店家填了個0.9元1只,共私吞了3元錢。盧志文知道后,毫不猶豫地開除了這名員工。他的話在教工會議上擲地有聲:那不是3元錢,那是50%的回扣!

 

教育教學:為孩子的終身負責


  素質教育的未來需要與應試的現實需求之間的矛盾是目前困擾中國中小學校長的大問題,對于民辦校校長尤甚。為此,盧志文提出,對孩子負責既要對孩子的未來負責,也要對孩子的現在負責。他在翔宇集團所屬各校,提出并推廣了 “基礎教案”、“專用作業紙”兩項教學改革,教學向輕負擔、高質量的目標邁進,學校的各種活動順利開展起來,學生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鍛煉,滿足了學生未來發展的需求。同時,也迅速提升了學校的教育教學質量,學習成績不斷提高。如寶應縣中學在2002年高考中,9項指標名列揚州市同類重點中學第一,實現了學校轉制后超常規、跨越式的健康發展,對寶應地區深化教育改革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盧志文深知,能否建設一支具有優良師德,勝任現代教育教學工作,具有現代教育理念,適應教育改革和發展需要的高素質師資隊伍,從根本上關系到一所學校的生存與發展。這幾年來,他將打造一支“個體素質較高,群體結構合理,富有創新精神”的師資隊伍作為工作的重要內容,“合格教師的第一要素,不是他的專業水平和教學基本功,而是他的生命之愛、民主思想和人文情懷。”“教師不光要能給孩子滿分,還要讓孩子滿意,使孩子滿足!”他疾呼“教育應該增強服務意識!”

  盧志文在學生中推行“禮貌教育”,讓他們堅持遇人主動熱情地打招呼。他說:“一個能熱情得體地與別人打招呼的人,必然是一個心態健康的人,一個以積極的生活態度融人這個社會的人,一個懂得快樂并能享受人生的人。”為此,他身體力行,見到孩子總是先打招呼,他對員工們說:“我們不要總是等著孩子說 ‘老師好’,自己先熱情并主動地跟孩子打招呼吧,要知道,這時你給孩子的是比具體的知識和題目重要得多的東西。孩子在被尊重的過程中找到了自我,獲得了自信,學會了感激,他們會努力讓自己以一個受尊重的個體形象融入社群的。”

  民辦學校似乎尤其強調 “服務”,但盧志文更強調:“服務”并不等于“服從”。“大多數家長雖然關心孩子,但并不懂教育,他們中很多人甚至連‘可持續發展’的意義都不知道;而我們是教育者,必須要守住教育的底線:急功近利的事情不做,殺雞取卵的事情不做。我們不能為了一時的利益就一味迎合家長。”比如:曾經有學生家長找他反映,學校食堂的菜里放了辣椒,孩子在家不吃辣,能否在伙食上給予照顧。他對家長說:“一個不吃辣的人,大半個中國都不能去,你希望你的孩子是這樣的人嗎?吃辣不是受罪而是享受。你把孩子放到學校,你應該信任我,孩子吃不吃辣是我的事,你不培養孩子吃辣是剝奪了孩子享受美味和美好生活的權利。”后來,這些孩子在學校餐廳不僅適應了吃辣,而且胃口大開,回家吃飯時還吵著要加辣。從細微的飲食習慣的培養上,可以透視出翔宇集團在教育上的獨到之處。

 

探索:為現代學校制度探路


  盧志文的語言簡潔而富有哲理,與他交談是一種很流暢的互動。作為一名掌管10000多名師生的總校長,集團人事任命、費用開支都由他掌管,但他的魅力不僅在于他總校長的位置,還在于他文理兼修的才華,寬心容物的胸懷。他是教育部“全國中小學千名骨干校長研修班”首期學員,全國學校管理體制改革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江蘇省教育學會化學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他的本行是化學,在省、市、縣級優課競賽中獲一等獎4次、二等獎2次,他的論文獲全國、省、市級論文評比一等獎8次、二等獎6次,在江蘇省 “五四杯”教育教學論文競賽中他連續四屆榮獲一等獎。他的書法篆刻作品,不僅被地方政府作為禮品送給外賓,而且還擁有國家發明專利;燈謎制作,亦堪稱大家,許多段子被人們口耳相傳。然而為了翔宇的事業,他把書法、篆刻、燈謎,都放在了24小時之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留給了集團。

  是什么力量給了他如此旺盛的工作熱情?他認為,是事業的激情與一個教育者的良心在時刻激勵著他。身為民辦學校的經營者,盧志文對現行較紅火的“對外兩張皮,對內一盤棋”的“假民辦”深惡痛絕,他指出 “打破壟斷,培育市場,引人競爭,多元辦學,應該是推進中國教育成長發展的根本途徑。”他也相信:“若干年后的中國民辦學校,必將滋生出另一片綠蔭,成為中國教育舞臺上的A角和支柱。但是,民辦教育這片新綠,今天也許更需要我們多一些珍視和呵護,從觀念上,從制度上!”他說:我希望我們翔宇集團成為全國甚至是世界一流的民辦學校,但是,翔宇做得再好,也僅僅是這幾所學校。我之所以傾注如此多的精力,是因為心中存有一個教育理想,就是探索一種適應我們中國國情的現代學校制度,讓我們的中小學教育真正發揮其潛力。全國2000多個縣,縣級以上重點中學成千上萬所,其中因為體制等方方面面的原因而造成的教育資源的浪費是驚人的。如果這些學校能從公辦校轉制的過程中超越體制障礙,那么,受益面就寬了,我們的教育就將向前邁出一大步。因此,翔宇集團的成長,不僅僅是一個民辦教育集團的發展,而是一項中國式的現代學校制度的探索。

  網上有評論說:“盧志文的感悟是在實踐與反思中提煉出來的。他與一般的理論研究者不同,他一邊在實踐,一邊在思考;他與一些只說不做的校長也不同,官本位的校長更多是學會了一身官氣,說的比做的好聽,說的比做的更多;他與一些沖著高薪投身民辦學校的校長也不同,以其寬闊的人文視野,審視教育市場與教育管理。”

  “江南自古多才俊”。對盧志文的采訪結束時,記者的腦中突然涌上了這樣一句話。以他的才學與能力,即使是在那個遙遠的科舉年代,怕是也要成就一段江南才子的佳話吧。這個才子,是通才,還是怪才?民辦校給盧志文創造了一個展示才華的大舞臺,而他也用自身的努力,為民辦校的發展摸索著通衢大道。
 

——本文2003年8月刊發《中小學管理》


 

附:盧志文簡介

翔宇教育集團總校長,溫州翔宇中學校長
溫州民辦教育研究院院長
揚州市十大杰出青年
江蘇省勞動模范
十一屆湖北省人大代表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常務理事
中國陶行知研究會常務理事,家庭教育專委會理事長
新教育研究院名譽院長,基金會理事長
江蘇教育學會民辦教育專委會副理事長
美國阿靈頓商學院EMBA
全國知名教育專家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現代中國人!
山东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