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么要去博物館

[ 時間:2019-05-15 14:59 | 作者:銘省 | 責任編輯:秦昊]

  沒有比博物館更舒服的地方了 
很多時候,去博物館轉悠都是為了遠離工作日常、放松身心的。
我真的想不到這個社會還會有哪種公共服務機構能夠全年(除了周一閉館)提供這樣一個交通方便、不擁擠、設施齊全、廁所干凈、溫度適宜、空氣優良、免費飲水還不要門票的場所,幸運時你還能碰到志愿者來給你免費講解。
之前跟朋友談起博物館這個話題時,她笑著跟我說,幾乎每到一個博物館她都會在里面睡一覺。也不是因為累,只是博物館真是太舒服了。一般出去旅行,博物館都是她的充電樁。玩兩天累了,一定會去當地的博物館休養生息,往往一待就是一天。
她說:“在我們的腳下,沒有比博物館更能貼近這座城市原始脈搏的地方了。那些文物在我們身邊是如此空寂安寧,卻又能感覺到他們的生生不息。雖然歷經久遠,大多面目模糊,行跡蒼白,但只要仔細觀看,仍舊可以想象他們曾被用來日常起居、殺伐耕種、婚喪嫁娶的場景?次奈锉旧,就是一件很美妙、很舒服的事情。”

博物館是對歷史書最具象的整理


除了歷史類書籍,博物館可以說是我們能最系統地了解到歷史的地方。
一般來說,我們從小到大所接觸的民間傳說、山川河流、歷史故事等,都是碎片化知識,而博物館里陳列的展品,則大多是按照歷史縱線擺放的。
中國國家博物館里有一個固定展廳《古代中國》,里面的文物擺放就是一路從史前到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三國、兩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的順序排列。從展廳這頭一路走到那頭,可以很直觀地看到自己民族的繁衍、發展、興盛、衰落再到復興的全過程,也會瞬間擁有“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宏大歷史觀。而這是我們在書本上和別人的口中永遠不會感受到的震撼。
去年3月份去杭州,在杭州博物館看到的最后一樣文物是兩千多年前的戰國時期的水晶杯。它通體純凈,體態輕盈,和前面看到的其他江南舊物風格差異甚大。我站在它前面許久,忽然想到戰國時戰亂不斷、伏尸遍野,它隨墓主下葬時,知道千年之后江南會變成現在這副溫香軟玉的模樣嗎?
文物跨越時間,是我們唯一存在過的證據。

博物館可以提升人的品位


在寫這篇文章前,我問過很多朋友同一個問題:“你為什么要去博物館?”有的朋友回答說:“我從不去博物館!為什么要去,我又不喜歡歷史。”
的確,不喜歡歷史去博物館干嗎?你說看件文物能看到物種的起源與滅亡,滄海桑田隔絕成大荒,但這與他們有什么關系,他們又不在乎。
可如果你看過了真品的《瑞鶴圖》,還會被粗制濫造的復制品所迷惑嗎?一個人,只有見過好的,才不會被次的蒙蔽。北京那個一年不如一年的潘家園,舉目皆是路邊攤貨,可不懂行的人,還是會被忽悠,再乖乖掏錢。
學者蔣勛在《美的沉思》中說:“這些瑩潤斑駁的玉石,這些滿是銹綠的青銅器,這些夭矯蜿蜒的書法,這些縹緲空靈的山水畫,卻逐漸使我開始思考起它們形式的意義。”
越王勾踐劍、馬踏飛燕、《唐宮仕女圖》《千里江山圖》,像這些如雷貫耳的文物,照片遠遠不及實物給人帶來的沖擊力和觸動。而只有看到實物,才能看到其背后濃濃的藝術氣息。

 

最好的愛國教育


沒錯,就是愛國教育。
記得有一次在陜西歷史博物館,前面有一個爸爸抱著女兒,一個文物一個文物地跟她講:這是幾千年前的,是秦朝還是唐朝,那個時候我們的祖先在干嗎,背后又有什么故事。
歷史的偉大是一種潛移默化的驕傲。就像我在B站看《舌尖上的中國》,每當旁白講到食物的歷史時,彈幕就會開始滾動:“我大中國的美食沒有個千年的歷史,都不好意思出鏡。”
這是民族自豪感最燥熱的時候。
博物館里有著我們民族的起源:第一個火種燒過的痕跡,第一種文字刻下的篇章,第一間屋舍的房梁,第一個帝王的日常……那些黑暗中被一個個燈盞照亮的宏偉精巧、令人嘆為觀止的文物,是我們多災多難的祖先用智慧和勤勞創造出來的,我們應當為此感到自豪。

 

開拓想象

 

  一枚金釵,佳人晨起梳妝時插上了它,對著鏡子左看右看,總覺著和今天穿的齊胸襦裙不搭,又放回盒里,換了一款! 
一個手辦,陪著主人長大。人如遠行客,主人百年之后,這個手辦也就隨著他一起下葬! 
一個單柄銀壺,在波斯鍛制出來,經絲綢之路傳到中國,又輾轉流傳至今。
博物館里展覽的文物,絕大多數都是曾經為人所使用的器具。也正是因為有它們,才會讓沒有電腦、電視和手機的古人,也生活得豐富多彩。不論是閨閣飾品、沙場兵器,還是尋常器皿,對于文物的想象也是逛博物館的一大趣事,一旦成癮,必會樂此不疲。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現代中國人!
山东彩票